湖南省肿瘤医院-湖湘肿瘤公益网

长沙珂信肿瘤医院-救助热线:400-1598-120

当前位置:首页1 > 抗癌日记 > 癌症女孩邂够美丽爱情,挽留了生命

癌症女孩邂够美丽爱情,挽留了生命

更新时间:2011-09-15 11:20:49
大学毕业仅一年的常德临澧县23岁年轻女教师文津津,突然遭受恶性肿瘤的袭击。在身患绝症之际,曾被她拒绝的男友,用爱痴情守候;父母虽双双下岗,为救爱女卖房后又欲卖肾。面对病魔而带来的苦难,人间的至爱为这个不幸少女谱写了一曲笑面病魔的生命乐章。

大学毕业仅一年的常德临澧县23岁年轻女教师文津津,突然遭受恶性肿瘤的袭击。
在身患绝症之际,曾被她拒绝的男友,用爱痴情守候;父母虽双双下岗,为救爱女卖房后又欲卖肾。面对病魔而带来的苦难,人间的至爱为这个不幸少女谱写了一曲笑面病魔的生命乐章。


 2005年12月22日,记者来到了长沙珂信肿瘤医院文津津的病房。轻轻推开房门,里面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正跟父母说笑。如果不是医生介绍,记者无法将眼前这位花季少女同一位肿瘤患者联系起来。

英语专家毕业的她只身一人下海来到广东找到一份薪水颇为丰厚的教师工作。正当她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时,病魔却悄无声息地向她张开了魔爪。 

在采访文津津的时候,我们发现,在她的背后始终守着一位痴情的男子。他叫颜潜,是文津津哥哥的同学。早在10年前,颜潜就认识了津津。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颜潜毕业后留在家乡一所不错的重点中学教书。文津津毕业时,颜潜曾向文津津吐露了心迹,但文津津当时并没有接受他的爱情。
    “那时候,我考虑到他在家有稳定的工作,而我在将在沿海发展,两人都不可能为对方放弃自己的事业。”毕业后,文津津独自南下广州闯荡,并更换了电话号码。津津的不辞而别,颜潜多少有些失落,但他没有因此放弃这份爱情。随后,颜潜千方百计地打听到文津津的电话号码以及QQ,通过网络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2004年,文津津回来后,颜潜并没有因为津津得病而后退,反而对文津津的爱更加坚定了,他每天都会发短信询问津津的心情,碰到津津不高兴时,他就会逗津津开心。而每次文津津动手术时,在手术室外,人们总能见到颜潜的身影。
    “为什么在津津得了肿瘤以后还会这样义无返顾地去爱她?”“喜欢她就是喜欢她,爱一个人没理由,真正的爱情是在爱人遭受苦难时一起面对,而不是无情地离开。” 颜潜的话语虽质朴,但他的深情大义却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虽然我对自己的病不在意,但一个人的时候免不了胡思乱想,”文津津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湿润,“但每当这时,他就会发一些好笑的短信逗我开心,鼓励我战胜病魔。”文津津说,病中颜潜的痴心将她感动了。
    2005年12月2日,是文津津进行第三次手术的日子。这一天早上起床,颜潜如往常一样发短信给文津津,但久久没有回音。随后,颜潜又拨打文津津的手机,但得到的却是“电话已关机”。“当时听到这样的答复,心里好急,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颜潜马上向单位请了假,赶到了长沙珂信肿瘤医院。看到刚刚手术后躺在病床上的文津津,他心头高悬的石头才落了地。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孩如此痴情的,当时我的眼泪忍不住就要流下来了。”说起颜潜和她的爱情,文津津的脸上飞起了红云,“但我还是希望他离开我,毕竟我的病不是一般的小病。”
    对于父亲早逝的颜潜来说,靠母亲单薄的力量上完大学,他的家庭同样的贫困,这个朴实的小伙子对不能在经济上给津津帮助感到深深的愧疚。“希望好心人能帮助我所爱的人。”颜潜的声音早已哽咽,“我们会用一辈子的时光来感激报答他。”

    医院:爱心捐助免费治疗

    一次偶然的机会,文津津的父母得知“守护天使守护生命”抗癌公益大行动,他们看到了一丝希望。长沙珂信肿瘤医院领导对文津津的病情非常重视,当即决定减免其前期治疗费用。
    津津的开朗、勇敢感动了许多人。津津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手术时,文津津握着他的手,笑着对他说:“祝您手术成功。”这样的情况,他还是较好次遇到。“等我病好一点,我就在家乡学校找一份教书的工作。”津津拉着母亲的手,说起对将来的打算脸上洋溢着幸福,“那时,我们一家就可以天天在一起,爸妈再也不要为我这么劳累和担心了。”
    2005年12月29日,长沙珂信肿瘤医院在得知文津津无钱进行后期治疗的实际情况后决定将其列为“湖湘抗癌公益大行动”首批爱心捐款资助对象,将2000元爱心捐款送到了文津津的手上,随后,她接受了一个疗程的伽玛刀治疗。
    2006年1月4日,经过长沙珂信肿瘤医院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文津津康复出院,现已在家里接受后期巩固治疗。 

    “是医院和社会各界好心人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等病好了以后,我要重返教学岗位,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让更多的人得到帮助。

 

    文章相关链接:【癌症治疗重新燃起了我对生命的强烈愿望

 

癌症治疗重新燃起了我对生命的强烈愿望